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马凯硕:美国的“最后一搏” 无法遏制中国崛起

  原标题:锐参考·对话 | 马凯硕:美国的“最后一搏”,无法遏制中国崛起   今年9月,新加坡外长维文在与中…

  原标题:锐参考·对话 | 马凯硕:美国的“最后一搏”,无法遏制中国崛起

  今年9月,新加坡外长维文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美国是世界上最为发达的国家,是本地区重要合作伙伴,具有重要影响力。但过去40年,本地区最成功的故事是中国崛起。新加坡作为中国的紧密朋友,希望中美两国能以建设性方式处理竞争,管控紧张。

  王毅说,希望美方能像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很多国家一样,客观理性看待今天的中国,寻找和扩大同中国的互利合作。

  作为东西方文化的重要交汇中枢,新加坡在国际舞台上具有独特的地位,而作为新加坡资深外交家、知名国际关系学者马凯硕则以其独到视角对世界局势做出了深刻解读。

  在美国拼凑“三方安全伙伴”、升级“四边机制”、拉紧“五眼联盟”,重拾冷战做派之际,马凯硕在其新著《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2021年9月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中对美方发出了语重心长的劝告。《参考消息》记者日前对马凯硕进行了专访,就中美关系这道必答题展开深入交流——

  “在未来的五年,中美关系将更加艰难”

  《参考消息》: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近日指出,当前中美关系面临严重困难,美国一些人对中国的误解、误判在加深,其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把美中关系定义为所谓“民主与威权”的对决。而且,美国目前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拼凑针对中国的所谓“民主国家同盟”,美国总统拜登还计划于12月主持召开第一届“民主峰会”,请问您对这个所谓“民主国家同盟”的前景如何看待?  

  马凯硕:我认同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的看法,在我的新书《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中我也写到了这一点,我预料到了中美关系会面临更严重困难。即使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21年1月离开了白宫,拜登入主白宫,中美对抗仍会继续下去。

  我认为无论“民主联盟”是否可行,都会有一些西方国家如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愿意加入美国针对中国的对抗。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不是为了“民主”,而是因为不安而向美国靠拢。但如果你观察一下亚洲国家,就会发现很少有亚洲国家准备加入美国来孤立中国。

  美国在尽可能地运用当年在冷战中的手段,美国想用对付苏联的方法来对付中国。在冷战中,美国的合作伙伴往往也不是“民主国家”,所以美国嘴上说“民主联盟”,它也很乐意与“非民主国家”合作。名号只是用来跟美国人民解释。所以我认为美国很实际,在对抗中国时也会跟“非民主国家”合作。

  Q:中方多次强调,世界不会退回到冷战时代,希望美方放弃零和博弈思维,寻求合作共赢,您认为此前景可以实现吗?

  A:我理解中国为何倡导停止零和游戏。但我认为中国要明白的一点是,中国很理智,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理智的玩家,那么你可以与其讲道理。但恰恰美国很情绪化,所以中国无法跟冲动的美国讲道理。中国无法用理智的力量来解决情绪化。中国谈双赢合作很正确,但美国认为双赢意味着中国与美国平起平坐,而美国想要当世界第一,想让中国做老二。 

  中国不断发展,美国对抗的冲动越来越强,很介怀自己沦为世界第二。因此,中国必须要明白美国的冲动与介怀,最终找到处理美国冲动和介怀的办法。单单是中国很理智还不够。 

  我在《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中也提到,在未来的五年,中美关系将更加艰难。美国会继续阻止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应该做好准备。尤其在贸易方面,美国将更针对中国,这种针对会加剧,而不是缓和。 

  “AUKUS像是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最后一搏,但中国崛起是无法被遏制的”

  Q:您在《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中指出,美国最大的战略失误是特朗普政府在没有事先制定全面的长期战略的情况下,就陷入了一场重大的地缘政治竞争。而在拜登上台后,我们注意到他并未终结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并且还进一步在所谓“印太地区”营造反华气氛,进行“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同时,还突然宣布打造AUKUS,这是否可被视为美国对此前的“战略失误”的纠正?如今美国制定的战略会是长期的吗?

  A:拜登政府肯定是特朗普政府的“升级版”,拜登政府的人更礼貌,他们不会发表针对中国的粗鲁言论,比如像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那样的言辞。尽管如此,拜登政府并没有推翻特朗普政府任何针对中国的政策。

  即便总统拜登在之前的竞选中表示,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战、关税战和制裁伤害了美国民众,这一点千真万确。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举措伤害了美国民众,伤害的不是中国民众。但是拜登还是无法放弃这些贸易、关税和制裁等特朗普针对中国的举措。这一点表明,中美的地缘政治竞赛是由结构性力量所驱使的。 

  拜登政府仍然在探索对待中国的方式,他们试图找到正确的平衡,拜登政府中有很多人认为与中国接触会更有助益,应该改善两国关系。然而,美国的舆论非常敌视中国,而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是赢得2022年11月中旬的中期选举,如果他们对中国的态度有所缓和,那么共和党人就会攻击他们。因此,尽管拜登政府私下想追寻更理智冷静、更友好的对华政策,他们出于国内原因也不能这么做。 

  “AUKUS”的发音听起来很像英语中“尴尬”一词,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尴尬的现象,因为AUKUS难以存活。AUKUS是由三个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组成的,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组合在一起,这很像一种19世纪或者20世纪的联盟。21世纪是亚洲世纪,如果你想在亚洲实施战略,必须要包含亚洲国家。AUKUS像是盎格鲁-撒克逊国家遏制中国崛起的最后一搏。但中国的崛起是无法被遏制的。事实是也没有亚洲国家愿意加入这样的组织,AUKUS不能代表一种长期战略,因为AUKUS代表的是过去,而不是未来。

  Q:拜登上台后曾大力宣扬“美国回来了”,但随着AUKUS诞生,欧洲人不禁失望感叹“拜登和特朗普都一样”,他们真的一样吗? 

  A:很重要的一点是,西方国家在对待中国的方式上是有分歧的。美国想要维持自己世界第一的地位,这也是我在书中讨论的一点。对于所有强国来说,都会想保持自己的地位,这很容易理解,并且美国使尽浑身解数来遏制中国。欧洲国家更现实一些。在对中国的态度问题上,欧洲国家认同美国的一些做法,但不是认同美国的所有做法。对于一些欧洲大国来说,比如德国,中国是比美国更重要的贸易伙伴。德国想平衡与美国和与中国的关系。我不认为西方国家在正确的对华政策上有共识,他们仍在探索正确的政策。 

  在《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中,我强调了一点,与中国合作符合欧洲的利益。因为中国可以帮助欧洲解决它最头疼的战略噩梦,那就是非洲问题。中国是非洲的重要投资者,中国促进非洲的经济发展是帮了欧洲一个大忙,欧洲还想与中国合作,一起推动非洲的经济发展。

  但这不会破坏欧洲与美国的总体关系,他们双方会找到解决分歧的方法。归根结底,欧洲人不会想与美国分道扬镳,他们担心自己长远的安全问题。因此,欧洲人会试图去缓和自己的对华政策,缓和美国对华政策的后果,但不会违抗美国。欧洲人会小心翼翼地不激怒美国,他们会像走钢丝一样,想取悦美国,也想取悦中国。

  “决定中美博弈胜负的关键,是谁能创建一个更强健的社会”

  Q:您认为在当前中美两国的博弈中,决定胜负的关键在于什么?两国在行动上是否抓住了关键? 

  A:我在《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中指出,中美关系最终结果的决定性因素是谁能创建一个更强健的社会。

  在我的书中,我提到了美国杰出的外交家乔治·凯南。凯南谈到冷战最终的结果时曾说过,美国和苏联最终谁输谁赢,取决于谁的社会更强健,拥有更强大的精神活力。 

  精神活力不是指宗教,是指更强大,有自信,做正确的事情,以及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果美国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比中国做得好,那么美国就会赢得这场竞争。如中国在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方面比美国做得好,那么中国就赢了。身陷军事竞争是错误的比拼,他们应该竞相展现哪国能让人民生活更幸福。

  在我的书中,我提到了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约翰·罗尔斯。在罗尔斯的著作《正义论》中,他认为最公平的社会就是照顾好社会最底层10%的人。 

  因此,问题就变成是中国和美国谁把底层10%的民众照顾得更好。不幸的是,美国没有照顾底层10%的人,就像我书中提到的,美国成了一个富豪统治的国家,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劣势。

  相对来说,如果中国避免成为一个富豪统治的国家,并且改善了底层10%的人的生活,那么中国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就比美国做得出色。

   

责任编辑:刘光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etrolusvardi.com/239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